喵和尚

一个思念成疾的、悲观的理想主义者。
http://weibo.com/u/1953200961

©喵和尚
Powered by LOFTER

我可能喜欢了一个外国人。

我不知道。

对你病态的执念,是我拒绝搪塞别人的理由,是我建造想象的灵感,是我赖以生存的姿态。

他打破了这些……对于一个如此重视语言的人而言,这件事就像白色的乌鸦 地球上西升的太阳 爆炸了的惰性气体 一样难以置信。

而且我不想放下你。你知道吗,问题是我自愿不放下你,巴不得你铐起我的双手鞭打才好。

但是我好像喜欢了一个外国人。

一个甚至语言不通的,外国人。

当我情不自禁去转化这个第二人称(虽然不是现在)…我就知道,他闯进来了。

yellow 和 creep

我在网易某首歌(好像是lucky吧)后头评论里看到,说,喜欢Radiohead的人都需要喜欢Coldplay的人来救赎。

首先,我是RH的粉丝。

其次,看到那些评论挺有趣的挺欣慰的。很多英伦摇滚乐队我都听,都很喜欢,我突然也觉得,是啊 喜欢冷搞的人可能的确能拉起我们喜欢广电总局的人的小手,把我们拖进光明。(我个人喜欢叫Coldplay冷搞,叫RH广电总局。。)

虽然RH非常不喜欢自己Creep最出名,但今天还是说一说这首歌和冷搞的Yellow吧。

很相似又很不同。

都有点「你太美好,让我仰望倾慕」的意味。

但是Creep是,你是如此特别,可我如此残缺。我爱你啊爱你啊,为什么我这幅躯

Best THE SHY!




We are the champion ~

吐槽

想画画,写东西,看比赛,攒论文。

但是我得去更新在留卡,找新房子搬家,提交毫无作用的研究提案,交房租水电,帮学弟补习数学……


明天真是不想去学校。

WTF😫

做梦

我这人不怎么做梦的。记得的就两三个。
我以前跟一朋友说这话的时候,他说:没人不做梦。可能你都做的噩梦,自然选择遗忘了。
我想了想那两三个梦,确实都是噩梦。什么在火海里被恐龙追,醒来就发烧了;什么被一个恶婆婆关在黑屋子,逼着吃麻婆豆腐……
所以我想门捷列夫能梦到化学元素周期表还真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事情。
昨天我梦到你有了新的恋人,特别真实。一切都符合性格。但是现在到了晚上,细节我已经全都不记得了。
也许我在梦里见过你很多次。不管是否美好,我见过你千千万万次。

在飞机起飞的前夜

我好像不该傻乐,明明你态度如此冷淡。
去清行李吧。

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嗳~╮( ̄▽ ̄)╭
还没签名,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上色。
朱老师眼睛我能盯着看一年。
白老师留了胡子特有范。
好喜欢~~~

纯粹就吐个槽

我纠结几个小时几天几个月的一句话,就被你如此轻易地接收,不多思考地回应了。

算了,

好不容易调好的时差又乱了

五年后的今天,我居然失眠了通宵。
前一晚的游戏也打得让人扫兴,有人瞎bb差点把我的教养消磨干净。
如果以前我跟现在一样有耐心,我跟你会更愉快地相处下去吗。
睡眠不足导致头痛欲裂。
我很想你,我真的很想你。前段时间我以为我已经跟自己和解了,可以不那么一根筋那么顽固地喜欢你。没想到六一来的时候那份感情还是决堤了。
想跟你一起去看话剧。暑假你会见我吗?
我该去买几厅啤酒,然后找你说话。不用醉,就是壮壮胆。
我如此胆怯。在面对你的时候,我尤其胆怯。
窗外的乌鸦在聒噪。
再一个小时可以起床吃早餐了。

我白天打工的时候,一抬眼,就想到故事里的女主角,也想到你,然后就胃一抽。每一次抬眼就抽一次。
我大概是有点迷恋胃痉挛的快感。
真想邀请你一起去参加学会。

从明天开始看论文。
明天是个质数。质数给我好运🍀。
©️©️©️

最近竟然看起了娱乐节目…中毒了。
来一张小天使王子异。

照着画的一张弥海砂…
好像时间过了。但是往西走的时区还在情人节当天。
比个心❤️。

如果我可以没心没肺地活着

我希望一切可以简单,人都是喜欢简单的。可是生活莫测得像是物理之上的哲学,变数多如繁星之上的环形山。
如果可以单线条地遵循规律地活着,应该很轻松愉快吧。
可是在我们说“如果”的时候,往往就是奢望之言,痴人说梦。
有时候觉得自己活得还算明白,周围也有人这样觉得。但是清新是种折磨,敏感亦是。规避清醒敏感带来的痛苦我往往选择沉默,慢慢沉默是关键时刻的常态,我也成了个外热内冷的模样。
我和空儿说我们分开,那些话支支吾吾说了之后,我才意识到,我其实那么依赖她。起床睡觉和她说,吃东西和她说,论文写不下去和她说,游戏战绩和她说,看到的好节目和她说,什么都和她说。
我自己也不明白,对她的喜爱是不是恋人的喜爱。我以前界定自...

兴奋到睡不着觉。
我很久没有纠结好几分钟反复删改最后只发几个字的信息了。
觉得一定要画张有少女心的图。
练习了只一周多,就用我这初级的笔触来表达我的心情吧。
你知道你生日前一天有百年难得一遇的月全食和红月吗。
你记得七年前有月偏食,我打电话给你念顾城的诗吗。
我真的很开心。仅仅是和你说三四句话,就足以让我高兴到失常。


*图画姿势有参考

挑个好日子回到一个人

我先把小说里用到的一首歌词写了,然后给空儿看。
挺讽刺的,把对你说的话,全部给她看。
我问空儿,这里面的感情明显吗。
她犹豫了一下,挑了一句词,说,都这样了还不明显吗。
我想如果是我,我会回答,何止是明显,简直是汹涌磅礴。
我现在都不知道,我对你感情的表达,是不是太克制,以至于总显得不够强烈。
我究竟还要借多少人的口,对多少人说,其实是想对你说的话。
空儿说,还是能感受到歌词里“我”对“你”的感情。
我对空儿说,其实这首歌中的“你”,是“我”的救赎啊。
她不能理解的部分,我一点不想强求,但仍觉得一阵烦躁。我不太想跟一个根本不理解我却拼命向我靠拢的人在一起。对谁都挺折磨的。你也不理解我,但是你有种诡异的包容,让我...

起床时特别饿,抽了根烟,可能脑袋缺氧看小说字儿都重影了。于是想到了贝尔为了演机械师时饿得形销骨立体验神智不清的感觉。吃饭吃饭!

失落感

人都有烦恼吧,不然为什么要哭着生笑着死呢。
我有时看到朋友发一些很消极寡欢的朋友圈或微博,还是忍不住安慰他们。到底得整理整理好、继续生活。
讽刺的是我觉得我心里也很难受,更甚之。
我妈说失眠太严重就去看看医生。我没太在意。道理都懂,终究得靠自己爬出自己挖的囹圄,我可不想吃一些奇怪的药片。新年又五点睡,十点起。
本来跨年时和朋友打游戏,正跨年的那一把发挥出色,开心的不得了;也不知怎么的今天再打时,大家都有种低落的情绪。或许是路人太坑了罢。
无法否认人是群居的,社交的,需要陪伴的。我也很享受孤独,我甚至以前巴不得不要有人找我;但我心里很清楚,世界合理正当热闹的时候自己冷清,就有些可怜。
深夜打完游戏气血回升了...

失眠

失去睡眠太久,久到讲完全部的童话故事。
其实一直都睡的很晚,以至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挣扎在夜不能寐的困局。我很担心自己的健康。
前些天开始我又疯狂想你,也许四年半以来从没间断过,可是这种思念已经打扰了我的生活。我到底在希求什么?
我没有站在黑暗里,我沦陷在了光明里。“救救我。”没人会严肃的对待,就好像人们时常问“你还好吗?”能有人认真的仔细的小心的问问我:“你还好吗?”
我以为你能救我、别人不行。可是你离开了。你离开很久了。
也许人还是要自救吧。
我只能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怀念你。
让我超越愤怒,宽恕自己的无能吧,否则我怕自己会被关于你的记忆杀死。其实也没什么好的记忆,都挺糟糕的。
我想活到再见你的那一天。如果五百...

虽然构图差了点。。闭关学习,假期愉快。

当我杜撰的你撒手人寰,我只能把那个幼稚纯洁的梦继续演下去。为此、我得同流合污。你成就了我也终将毁了我。向前走,往高爬,这之外,该怎么办我毫不知道。
我只是想把我们的故事写上个漂亮结局;我觉得我们做一件事,就一定要把它做好。

忘了告诉你、我的路途,看不到你苍老。

很久没写了,博客和日记到底还是不一样的东西,整天抛些穷酸词句也是浪费春光。可能这是为什么很多人选择用影像或者绘画来表达。我关注的博客基本也都是摄影插画类。
生活已经沉重繁琐、放自己一马吧。
个人生活也没什么好曝光,就说说刚看了的电影《悲惨世界》。
说这个片子是为了思考一下感化和救赎。
雨果的原著我是初一看的,可惜到现在只记得个轮廓大概,所以以我模糊的记忆,新版悲惨世界电影是很好继承了原著情节的。
很多人熬不住,觉得拖沓难看,有些客观因素,诸如你说它音乐剧吧、没舞蹈;你说它歌剧吧、又有几句念白。歌也不够好听,再来就是雨果极其浪漫主义的温暖 神样的宽宏,这让当代人觉得稀罕而且如坐针毡。
「我们」已经不相信童话...

茶的情诗

如果我是开水
你是茶叶
那么你的香郁
必须依赖我的无味
让你的干枯,柔柔的
在我里面展开、舒散
让我的浸润舒展你的容颜
我必须热,甚至沸腾
彼此才能相溶
我们必须隐藏
在水里相觑相缠
一盏茶工夫
我俩才决定成一种颜色
无论你怎样浮沉把持不定
你终将缓缓地
轻轻的
落下,攒聚在我最深处
那时候,你最苦的一滴泪
将是我最甘美的一口茶。
———————————————————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诗,出自张错之手。我现在突然想起来,有些无措。想起是因为觉得自己过分的淡然就如无味的清水,尽管我可以热可以沸腾,但我似乎绝做不到妥协的包容,因为自己一半也是皱巴巴奋力藏着香气的茶叶,自己绝对是极度没有安全感会沉浮不定的茶叶。
非常矛盾。我不知道怎样去剥...

重回那个时刻。
本来想视频的,考试差家里突然盯我盯得紧,电脑都碰不着,长久没发博客,来秀一击发型( ̄▽ ̄)

现在很烦躁

我是很严肃地在思考自杀这个问题。好笑的是大家都会觉得这是玩笑。死?似乎太远,太敬畏,太不可能。
我的愤怒异乎寻常。
不要告诉我自杀是懦夫,你连懦夫的事都做不来;你就说我是懦夫吧,逃避是我的天性。
我会是个英雄。

活着是怎样的一回事

这是于我个人而言的神作。

我对世界末日有股盲目的渴求,好像末日绝美,满是壮丽恢宏狂欢的快感,我的逃避也窃喜有了有力的渠道可以堂而皇之。更重要的,只有末日之后,才能构建理想新世界。

这天煞的日子太寡淡太乏味了,我又太不安分。

那就读书,读书吧。读完就惶恐,无所适从,好像万物都流离失所。这本《六人》将我钢化玻璃般割裂,又是藕断丝连的那种始终保持一个完整体的割裂。那个问题再次袭击了深夜的熟睡的可能性,自己初二的时候脑中蹦入的那个古老而无解的题目,我们为什么来到这世上。我是谁。

人总在问为什么,但是没有答案,还是可以凑合地过下去。没有这些思考,没有这些寻找,我们一样活得健康安好。我觉得书上十几万字并不是在提供...

昨晚话剧照。

善良的少年

下雨。因为懒,没带书包没拿伞,不幸雨愈发大了,等校车的几十米队伍变得愈发难熬。突然听到雨滴被拦截的击打声,惊抬头,竟然有人不声不响地给我撑了把伞。

谁呢。我琢磨着。

回头一看,陌生人,不认识,赶紧又把头扭回去,垂着脑袋抓手袋。该说句谢谢吧,人家没义务给你打伞啊。怎么就看人家一眼直接沉默呢,可又有点不好意思不敢直视。这破别扭劲。这么神经一打结,时间一过,更不好意思再回头说甚么了,一路无言。

这时来了一讨钱的老人,一身雨水,手里捏着一个塑料碗,和一张寻人启事单。没人给钱,多半也是假的。我该不该施舍呢?我得到了帮助,哪怕这是骗钱的我也算是有了相应的给予?或者我需要给身后善良的小伙证明,你帮助的人也是个善良...

出路

他对这个世界绝望了。

这个世界的制度与规则让万物流离失所,像是一盘颜料被水冲花,成了缤纷混杂的污水。

他无法忍受,他要一个纤尘不染的人作伴。

他挑了一块洁白无瑕的和人等高的石膏,雕出这世上最精美的一张脸,用玫瑰花瓣做成嫣红的头发,将名贵的香水灌入其中视作血液,收集月亮的光辉敷在表面代表肌肤,把天然的珍珠磨成粉末召唤灵魂。

完美无缺的雕塑开始苏醒,腹语般发出沁人心脾的空灵之音。

“我需要眼睛,看蝴蝶的翅膀。我需要耳朵,聆听烟花的绽放。我需要嘴,说出‘我爱你’。”

他欣喜若狂,因为这世上唯一干净的”人“,是属于他的!

如果你想看蝴蝶的翅膀,我的眼睛给你;如果你想听烟花的绽放,我的耳朵给你;如果你要说你爱我,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