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和尚

一个思念成疾的、悲观的理想主义者。
http://weibo.com/u/1953200961

©喵和尚
Powered by LOFTER

失眠

失去睡眠太久,久到讲完全部的童话故事。
其实一直都睡的很晚,以至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挣扎在夜不能寐的困局。我很担心自己的健康。
前些天开始我又疯狂想你,也许四年半以来从没间断过,可是这种思念已经打扰了我的生活。我到底在希求什么?
我没有站在黑暗里,我沦陷在了光明里。“救救我。”没人会严肃的对待,就好像人们时常问“你还好吗?”能有人认真的仔细的小心的问问我:“你还好吗?”
我以为你能救我、别人不行。可是你离开了。你离开很久了。
也许人还是要自救吧。
我只能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怀念你。
让我超越愤怒,宽恕自己的无能吧,否则我怕自己会被关于你的记忆杀死。其实也没什么好的记忆,都挺糟糕的。
我想活到再见你的那一天。如果五百年才能再见你,就活五百年。但是会贪心吧,见到你后又会想要更多。
我到底也是个凡人啊。

我最爱的哥哥结婚了,我最爱的哥哥有了小孩。如今我已经可以很坦然面对同父异母这件事情,但扭曲的家庭角色关系仍让我嫌恶。
我不知道我妈为什么之前一毛不拔现在却对我哥百献殷情。反正也都是虚情假意;何必呢,不累吗。我爸还是一样自以为是;罢了没什么好戳穿的。
我扮演着知晓一切的局外人,我时常这么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纠纷,财产纠纷,他们的立场,背地里的算盘,我总是莫名就知道了。
但那些和我毫无关系。我只要继续在自缚的牢中,干我眼前能干的事情:写完我的论文。

今天和研究室的前辈去喝酒,挺开心的。和少年一起打游戏也总是很开心。和空儿说话也很开心。
之所以这些开心没有成为救命的绳索,是因为这些人都不是我可以倾诉一切的人。曾经你是,不管你乐意不乐意,我老是把我的敏感我的难过说给你听。
那时候,我有出口。
现在没有。以至于我的沉默日益严重,我的克制伤筋断骨。写写文字画画画,是我如今自救的方式。

我生日快到了。如果你能突然想起我,祝我生日快乐,那是再好不过。
但上帝很调皮,往往有过希望的事情都会破灭。

失眠还有一个要命的缺点,我想梦都梦不到你。不过也关系不大,我有很多白日梦,无一例外都都是关于你的。很多年都这样,有时我都分不清现实和虚幻,因为老感觉很多话,对你说了很多遍。
但实际只字未言。

请赐我一个惬意的睡眠。明天,不,今天,起床后仍是条好汉。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