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和尚

一个思念成疾的、悲观的理想主义者。
http://weibo.com/u/1953200961

©喵和尚
Powered by LOFTER

失落感

人都有烦恼吧,不然为什么要哭着生笑着死呢。
我有时看到朋友发一些很消极寡欢的朋友圈或微博,还是忍不住安慰他们。到底得整理整理好、继续生活。
讽刺的是我觉得我心里也很难受,更甚之。
我妈说失眠太严重就去看看医生。我没太在意。道理都懂,终究得靠自己爬出自己挖的囹圄,我可不想吃一些奇怪的药片。新年又五点睡,十点起。
本来跨年时和朋友打游戏,正跨年的那一把发挥出色,开心的不得了;也不知怎么的今天再打时,大家都有种低落的情绪。或许是路人太坑了罢。
无法否认人是群居的,社交的,需要陪伴的。我也很享受孤独,我甚至以前巴不得不要有人找我;但我心里很清楚,世界合理正当热闹的时候自己冷清,就有些可怜。
深夜打完游戏气血回升了一些的我纠结了一会儿,眼睛一闭,发出了给你的新年快乐。没有回音,我也不是很在意这种心酸的桥段了。
你生日我再最后祝福一次吧,往后也没有勇气。人怕受伤,以前太怕了,就在身边竖起高墙。现在觉得伤一点也无妨,人在江湖混,哪有不沾身。没点疤痕,再玉树临风也不够一个内修的“有故事的”少侠。
这对空儿是不公平的。她是迎接了我所有成长的人。哪怕想到哪天我说“我要离开了”,我也会很难过。她是我已经照顾了四年的好孩子啊,她如果伤心我也会伤心。
(我不知道为什么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很夸张的泪流满面。年纪大了,一写东西,自己就受不住。可笑的是自己还不见得有天赋妥善描述记录这所有的情绪。)
我总告诉空儿,以后不管我和她的关系如何,她难过我一定会去安慰她。
我还是想一直陪着你的。
我这么对她说过。
空儿和你,占据了我不张牙舞爪谈感情的绝大部分。更年少的时候老是感情的根都没扎牢就断了,于是也没有更多矫情的不舍与宠爱。
你生日前一天我有申请博士的面试。保我好运吧。
我得收拾心情继续修改论文了。
那么,新年好呀。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