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和尚

一个思念成疾的、悲观的理想主义者。
http://weibo.com/u/1953200961

©喵和尚
Powered by LOFTER

yellow 和 creep

我在网易某首歌(好像是lucky吧)后头评论里看到,说,喜欢Radiohead的人都需要喜欢Coldplay的人来救赎。

首先,我是RH的粉丝。

其次,看到那些评论挺有趣的挺欣慰的。很多英伦摇滚乐队我都听,都很喜欢,我突然也觉得,是啊 喜欢冷搞的人可能的确能拉起我们喜欢广电总局的人的小手,把我们拖进光明。(我个人喜欢叫Coldplay冷搞,叫RH广电总局。。)

虽然RH非常不喜欢自己Creep最出名,但今天还是说一说这首歌和冷搞的Yellow吧。

很相似又很不同。

都有点「你太美好,让我仰望倾慕」的意味。

但是Creep是,你是如此特别,可我如此残缺。我爱你啊爱你啊,为什么我这幅躯体这样糟糕无奇。你走掉了,走吧。

Yellow是,你如此光彩照人让我痴迷,你知道我怯怯地爱你吗。你在发光,你太耀眼。我爱你。

Creep是,仰望你就足够美好。

Yellow是,在一起吧。


说实话RH那股神经质的颓丧气息,仿佛在说,只有我遍体鳞伤了才能成全你,才是我爱的样子。我没有想要在一起。我就是喜欢爱你时自己那悻悻怏怏的模样,有点受虐,但是美得窒息。

Coldplay还是乐观积极向上正能量多了。是啊,在一起才是幸福结局啊,不追求吗?


所以我是RH粉丝吧,哈哈。

我们就是无所谓。

世界坍塌吧,末日来临吧,爱人跳舞吧,梦境开花吧,迷路吧,起义吧,关上破败的木门吧,翻过围墙吧,乌云啊圣光啊都来吧,都来吧。


也许某天我会认识一个最喜欢的乐队是冷搞的人,让我感受一下被救赎。


夜深了。来写下感想是因为最近身边的人吧。

你知道吗,我很容易就可以离开对你的思念。是我自己选择了呆在桎梏里。我可能是自恋得喜欢我爱你时的样子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