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和尚

一个思念成疾的、悲观的理想主义者。
http://weibo.com/u/1953200961

©喵和尚
Powered by LOFTER

过敏

自认为是个不会安慰人的人。

前天晚上拉着朋友喝了几杯,然后坐在寝室门外聊天。我们聊了几个小时,整栋楼的灯火都暗了好几个小时。

我说,你介不介意我抽烟?

你抽烟?

偶尔。很久了。不过克制力比较好,也很少当着人的面抽。

不介意啊。

然后我就点烟。前些时身体出问题,查出来我香烟过敏,真是种讽刺,是种折磨。

我们在意外清冷的武汉的初夏,坐在五楼口的阶梯,小声说话。唯一的光是烟头的火星。谈论爱情,哦,爱情,我对它如此熟悉如此陌生,太烫太冰太酸太腻太柔软太惨烈。那个姑娘是个非常单纯的姑娘,我想我喜欢她的单纯,所以保护一下,我尝试安慰,安慰因爱情产生的毫无新意普遍的伤痛。

过敏反应爬满我的身体,调侃是夏日的蚊虫作祟。


我在读廖一梅《悲观主义的花朵》。是本不错的书。我喜欢这本书有一个原因是主角在太多方面和我太相似。太阳星座摩羯,月亮在双鱼,土星守护神,天赋才华,写作,爱情,情爱,等等。

宝山每天对我说,该死的摩羯座。

我笑,我说我最爱的福尔摩斯是摩羯,我爱的霍金也是。(我最爱的是伽利略,因为他是科学和宗教统一的折衷者的绝佳代表,而霍金在伽利略逝世300年整出生,我也非常钟爱大爆炸理论)

史爷看到我手腕的文身,说她也想,拉我一同去。

我高二的暑假就有了这个文身,我说等我想好我再文甚么我们就一起去。

然后一直想不到。这让我惶恐。信仰那么远,我不知道我该相信甚么,还有比这更悲哀的事情吗。至于第一个文身,是paradise lost,为纪念曾经的大天使长,堕天使,魔王,Lucifer,他代表骄傲的原罪,他代表自由。我信仰的骄傲与自由一次次遭到攻击,但我需要坚持。

信仰如同我的过敏症,我越是对甚么过敏,我越是在继续甚么,而后被折磨;我越是信仰甚么,我信仰的东西会给我带来麻烦,而后别人赐我一个“另类”的名号。

我是可以守着paradise lost这一个信仰的。这一个虚幻世界存在的东西。现实生活没有强烈到让我刻在皮肤里的东西,让我觉得悲哀。如此而已。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