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和尚

一个思念成疾的、悲观的理想主义者。
http://weibo.com/u/1953200961

©喵和尚
Powered by LOFTER

不安全感

正在写的一篇小说掠取了我的太多气力,胃疼,感冒,鼻塞,精神惶恐。我不得不说这是个痛苦的过程。

我在剖析我的灵魂,我把一个赤裸裸的我展现给你们看,这让我胆战心惊。

看到我的血肉了吗?看到我的心脏了吗?看到我鲜艳的嘶吼了吗?看到我的眉眼我的动脉我的残骸了吗?有一颗炸弹,倒计时中。有一列车,开向艳丽的幻象。

欧冠那天晚上被一个姑娘看出是摩羯座,我问为甚么,她说我很好说话。这一点我自己都不信!我反问,我好说话?

她说,对陌生人。旁人煽风点火:她对陌生人客气得很,熟悉了就会发现她特不靠谱。

一点没错。我哑口无言。

去庐山旅行的晚上三人玩大冒险,我和三个人打了电话装模作样的告白,男女都有,全信了,回来后就开始收摊子,解释不多,对他人的扫兴毫无招架之力。“你在玩弄我吗”这话至今听过几次,正儿八经回答“没有”也就只有过一次。打掌子的西瓜皮,严肃不来;我的玩笑被太多人当真,偶尔装作不经意却十分真切的话就被理所当然地视作娱乐的牺牲品。

这就是为甚么新文中我讲了我全部的真话会让我如此不堪一击,生理上都开始显出病态。

写文写到对时间没有概念。在星巴克点了两杯咖啡,真是过于奢侈的开销。其实也不饿,但不好意思干坐在里面。

继续工作。

评论(3)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