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和尚

一个思念成疾的、悲观的理想主义者。
http://weibo.com/u/1953200961

©喵和尚
Powered by LOFTER

我可能不会死心

那天在微博上转了一个人看完孟京挥新剧《枪、谎言和玫瑰》之后的感想。这篇长微博最后被删掉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删除。

那篇感想的标题叫做《再见,孟京辉》。大概是说,孟京辉以如此先锋,夸张,艺术的手段去表现愤怒,让舞台成了垃圾场,现今已不仅仅是因为一出戏的需要,而是给年轻人一个噱头,装模作样地当着年轻人的精神导师,这个噱头没必要,而他怀念以前的孟京辉,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窝在寝室里担心下场演出能不能实现的孟京辉。

我转评了那条微博,说:这个标题实在没必要。不过对孟京辉不一样的声音算是难得。从一个著名愤青到现在这般“能做导演”的人,有些转变大家也都明白。孟京辉尽管是实验话剧导演,但是他其实是走了商业路线的。

认识一个姐姐,是中戏的,算圈里人,我们俩在这条微博下聊起来。

我:我只是想吐槽,虽然在江城我偶尔有演出可看,尼玛我是为毛还没放假在武汉啊啊?求进京!

姐姐:来吧来吧,后天大剧院瓦格纳的唐豪塞 

我:噢,瓦格纳!后天冇得课冇得课!..问题是7月6日才考完

姐姐:我26号回武汉咧,还郁闷些

我:来回奔波啊,好忙

姐姐:双城生活比较适合我

我:因为狄更斯在双城记里头说:这是信仰的时期,也是怀疑的时期.~~.我就活在大学城这个孤城

姐姐:文二,你怎么办呀?

我:精神分裂是个不错的选择.. 

姐姐:把文艺当爱好,亲,信我的,在中国吧文艺当职业是找不痛快! 

我:可能那一趟水我还没载进去..就是不死心。。

姐姐:你一定要死心,学个专业,吧文艺当爱好,玩就可以,不当专业 

----

以上是我们的对话。很多人说我文艺青年,我知道这个时代无意识地赋予了这个词很多负面意思,诸如不切实际,诸如矫情,诸如不思温饱活得神经兮兮,所以我不太喜欢这个词。尽管不客气的讲,自己确实又是个女文青,看书,看戏剧,电影,作文章,写诗,偶尔画个画弹个琴唱个歌,还要怀着女文青固有的骄傲和清高瞧不上很多人。

学得金融工程,又跟钱沾边,又是个理工科,真的没法喜欢。期末考快到了,什么也没复习,倒是写了个剧本出来。脸都被电脑辐射弄得憔悴好几岁。

也不知道写出来给谁看。家长不支持我搞文艺,他们都跟那个圈子沾边,(这显然也是我受到极大熏陶的原因)但不推荐也不支持我去搞。我自己也明白,姐姐说地有道理,在中国把艺术当职业或许真的受限太多不舒坦,但就跟我喜欢荒诞派戏剧一样,我希望这个东西可以复兴。

我常说:我的作品不是给大众看的,是给懂得人看的,与此同时也是可以让平民都接受的。我对商业化妥协只有三个字,不可能。

我的梦太牢了,被别人砸了很多次,还是最初的模样。

我想我可能不会死心。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