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和尚

一个思念成疾的、悲观的理想主义者。
http://weibo.com/u/1953200961

©喵和尚
Powered by LOFTER

孤独症舞者

大声地放着迷幻摇滚,在阳台温习白日学到的舞步。抽烟愈发严重,皮肤,肺叶,这颗心,这颗太会多心的心,似乎都已不习惯世界的节奏变得喜欢病态的美。那篇著名的《病梅馆记》说得没错,有那么一群人从不钟爱直正的形态。

我的这颗心是否也曾经阳光健康?不,现在的这颗心依旧热爱明媚,她或许是失望了,才不敢再奢望。

和某轩的恋爱如同虚幻;宝山说的对,我每段感情都处理的不清不楚太过模糊。这二十年爱过男人爱过女人,被男人爱过被女人爱过,这样还不够么,可是为甚么从未有过快乐的爱情。也许爱情本就快乐的艰难?那那些甜蜜的嬉闹的不可收拾的动人故事究竟源自何处呢?

我要的自由太过火,在我不想被捆绑的爱情里,我手持一把闪着寒光的利刃,因而每次都鲜血淋漓。血液里的飘泊,让我不安分地从一个过客到另一个过客。在愈来愈荒淫无度的日子里,已经无所畏惧甚至毫不隐藏自己的乖戾与疯狂。父亲从毫不了解,到看过我写的东西后也接受了。他是个豁达的父亲,他只是告诉我:

            在你的眼里世界是这样荒诞的混乱的吗?你应该尝试写些阳光的文字。

作为那个时代的文人,父亲的意见我自然有听取的必要,我又何尝不想呢?多少次我想写下快乐的温暖的抒情的文字,落笔却无故的悲怅,像是不受控制的醉汉。

凌晨那会儿我似乎在阳台跳了很久,也没觉得困。尽情的跳罢,尽情的舞蹈,如果旋转与起伏可以解救我。迷幻摇滚就像鸦片,吸食进我的身体。

评论(5)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