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和尚

一个思念成疾的、悲观的理想主义者。
http://weibo.com/u/1953200961

©喵和尚
Powered by LOFTER

新世界在别处

有一只蝴蝶。

就是一只蝴蝶,从毛毛虫长成的一种会飞的昆虫。
但作为一只有故事的蝴蝶,它一定不可以是只平庸的蝴蝶。
我对平庸的蝴蝶的故事没有兴趣。
不是扇一扇翅膀就有台风海啸的那只,不是梁山伯祝英台化身的那只,不是在西伯利亚冰冻又重生的那只。
——它很会飞。
飞得特别高特别远,特别不接地气,特别恃才傲物,特别乐意往稀薄的空气里钻。
我们叫它“飞碟”好了,反正它喜欢飞向外太空。
蝶恋花嘛,蝶之常情。
向往天外的“飞碟”恋上了一朵花,偏是那根扎在深渊里头的花。
滥俗的,讽刺的,不可饶恕的,荒谬的,可笑的,
一场迷恋。
不好意思,这不是个爱情故事。
小“飞碟”浸在花香里觉得很享受。
沿途有很多花,但都不是它恋的那一朵。
它压根就没见过"那朵"花,寻着气味罢了。
它就往深渊里头飞,越飞越深,可是暗呀,暗得近乎不见天日。
这黑暗就像高氯酸一样强腐蚀。
然后它展现,不,暴露了它逃避的本性。
它就想不屑一顾地往上往上往上飞走。
它也不回头,拼尽力气不去想那未见过的不知名的花。
微颤的花瓣就覆盖在翅膀的影子下。
小“飞碟”本来已经飞走了,可是,和这份未知的香气玩耍惯了,

总觉得,没有你日子还是有些无聊啊。
这么想的。竟有些扫兴了。

该死,尼玛有点头晕。
深渊里的花绽放出致命的香气,这么远还闻得到。

正迷糊,从它身后飞出了另一只蝴蝶。
这也是一只不简单的蝴蝶。
强烈的和环境格格不入的气质,自身就带着光,虽然点亮不了深渊。
我们,就叫它"光碟"罢。
小"光碟"很兴奋。
小飞碟不知道为什么小光碟这么兴奋。
来自外地罢?
可喜可贺且天大不幸的是,小光碟恋上了另一朵花。
似乎是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那一朵。
它扑腾扑腾飞了过去。
轰——
它和花都灰飞烟灭了。
作为一个学过理科的人类,我来普及一下知识:
这叫湮灭反应,正物质和反物质是粒子所带电荷性质相反的两种物质,碰到一起就会发生湮灭反应。
宇宙大爆炸时就产生了这一正一反的物质了。
我们这个世界是正物质。

小飞碟吓坏了!
一个不小心,它飞不稳,飘飘欲坠。
它突然觉得身体沉重,往下跌,引力变大,没有逃脱的力量。
这一次逃脱的似乎失败了。
引力将它吸进深渊最深处,渊中稀薄的光都在倒退。
光?光都逃不开吗?
这深渊,变成了黑洞。
小“飞碟”和本来就微弱的光一起被吸进了黑洞。
深渊里的花在哪里呢?不知道。
身上盖着花香,
黑洞深不见底。

它在黑洞里无力得扑腾一番,经过虫洞,终于,连同光,都被白洞排斥出来。
它没死。
这是另一个宇宙。
武藏、小次郎:白洞,白色的明天等着我们。喵,就是这样。
小飞碟来到了另一个宇宙,新世界。
它看到了明亮的地带,它也终于看到了"那朵"花。

诶,花。
总觉得,没有你日子还是有些无聊啊。
我真的这么想的。
所以,还是没逃开啊。

小飞碟心醉地端详着自己恋着的那朵花。
靠近,靠近,再靠近。
它是穿越过黑暗的蝴蝶!
这个光明的新世界,这个弥漫馨香的新世界!
另一个宇宙,就该这么美不胜收把。

它靠近它恋的那朵花,
靠近,靠近,再靠近……

评论(4)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