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和尚

一个思念成疾的、悲观的理想主义者。
http://weibo.com/u/1953200961

©喵和尚
Powered by LOFTER

自杀

约十五分钟的实验小话剧剧本,参加剧社二轮面试用。也就写了一下午,想着最近真的太忙,没怎么更lofter,就决定贴在这里吧。既然定位实验话剧,场景神情动作的描写都基本省略了。希望至少是文通字顺地把故事讲清了。

《自杀》


人物

警察1(男)

警察2(女)

周旋(男)

法医(女)

先生

夫人

保姆(女)

小丽(女)


正文



第一场


[舞台左灯亮]

周        我死了。我的头颅中绽放了一朵鲜红的花,血液的温暖随着知觉的丧失而冷却。谁杀了我?我自己吗?是你吗?你吗?还是你?

[左灯灭,右灯亮]

[警笛声,渐小]

警1      (叹息)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想不开啊。

警2      啊。活着毕竟是件辛苦的事吧。

警1      有什么发现吗?

警2      遗书,(掏出证物)就在死者上衣口袋。您瞧。

警1      嗯,我看看。

[两人看遗书][左灯亮]

周         生活毫无希望。碍事的人迟迟没有消失。该死的!这样乏味的日子,还是早些结束。我自甘堕落,我用死逃脱,别想教训我,别想限制我,休想!从十三楼跳下去——碰——应该是必死的吧?周旋

[左灯灭]

[舞台右]

警2      相当消极啊。

警1      是相当愤怒。他名字倒挺有意思,叫周旋,最后的日子不知是在和什么周旋,斗不过才自寻短见。

警2      看样子就是以自杀结案了。

警1      (对警2)是了。(对法医)诶,你来了?怎么样?

(法医上)

警2      你好。

法医     你好。看,这是报告。

警1      怎么,有问题?

法医    你看看就知道了。

警1      (看报告,眉头紧锁)这什么意思?

法医    法医鉴定的死亡报告。你没看错,死因是头部中弹。是枪杀!

警2      枪杀?……那这遗书?

法医     死亡时间是上午十点左右,我刚刚去问过,那时十楼有施工队在施工,搭了一个防护网。如果没有那颗子弹,死者从十三楼跳下的自杀计划恐怕要落空了。

警2      你是说周旋不是自杀?

法医    他想自杀他也确实跳楼了,但他本来会自杀失败,却因为中了从某层楼飞出的子弹,被意外杀死了。

警1      这个,法律有这么个规定,一个人如果实施有计划的自杀并最终身亡,即便自杀过程发生并不如自杀者所愿,依法也应该认为此人是自杀。

法医    可是莫名其妙飞出一颗子弹不是很奇怪吗?就算周旋是自杀的,那子弹一定是要杀另一个人,很可能牵扯出别的事件。

警1      对,说的不错。无论如何,先以那颗子弹为源头进行调查!

警2      是!



第二场


警1      这么闷的天,两位窗户关得死死的呢。

先生     啊,这就打开,打开。

警1      谢谢。今早十点左右你们在干嘛?

先生    什……什么?

警1      你们在吵架,而且吵得相当激烈。

先生     警察先生,这是家务事……

警1      还有枪声。

夫人    (惊)这……

先生     警察先生,您恐怕是有所误会……

警2      有邻居反应听到你们大动干戈地争吵,而且传出枪声。你们最好说实话,清者自清,希望你们配合。

(夫妇面面相觑)

警1       那我来为你们重温那段场景吧。(站起,模拟场景)你们发生了口角,吵架吵得很凶。然后,老先生拿出了一把枪,对着老太太,可能是为了吓吓她,但是愈演愈烈,却扣动了扳机。出乎意料的是,子弹并没有击中老太太,而是飞出窗口,击中了窗外落下的一个人。这也是你们为什么要关窗掩饰。有人死了,明白吗?有人要为他的死负责!

夫人    窗外落下?那那人不该是自杀吗?

警1      别忘了是你们的子弹击中了他,十楼当时搭了防护网,他本来死不了。太太,您先生可是想杀了你,你还打算为他辩护吗?

警2      还有,法律规定,如果一个人想杀A,却错杀了B,那么仍然会判此人对B犯了杀人罪。

夫人    不不!警官们你们真的误会了,我先生并没有想杀我!

警2      那枪和子弹怎么解释?

夫人    我们确实吵架了,也确实拿出了枪,可是老头子只是想吓唬我,里面并没有子弹!老头子虽然没跟我说明过,其实我一直都知道,根本没有子弹!

警1      是这样吗?

先生    是啊,我们也吓了一跳,不知道是谁在枪里安了子弹。真的不是我啊,我跟老伴吵是吵,但我从没想过要杀了她,我发誓!

警2      警官……

警1      这就蹊跷了……先生,请问,您是经常拿枪出来吓唬你夫人吗?

先生    这,是啊,也只是虚张声势地吓唬罢了。

警1      这说明是有人要杀您啊,夫人。您有什么仇家吗?

夫人    怎么会?我觉得不可能啊。

先生    我老伴平日对人很友善。

警1      是嘛……

(保姆上)

保姆    警察先生。

警1      怎么?

保姆    我知道枪里的子弹是谁放进去的。

警1      你是……?

保姆    我是这家的保姆。

警1      请说。

保姆    是,是两位的儿子。

夫人    他回来过?

保姆    是的。那天您们两位都不在家。我正在打扫房间。少爷冲回家一句话也没说,神情阴翳,把自己关在了书房,我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我拖地经过书房的时候,就悄悄从门上的锁孔往里看,就看到了。

夫人    真的是我儿子把子弹装进枪里的?

保姆    是。

先生    胡闹!你是想说我儿子想借我的手杀他的妈妈?

保姆    ……我只是如实说出自己看到的东西。

先生    笑话!

警1      您先别急,冷静冷静。

保姆     我先退下了。

(保姆下)

夫人     现在是说,嫌疑犯成为我儿子了吗?

警1      嗯,是这样。虽然他并没有亲手扣下扳机,但如果子弹真是他放进去的话,且你们二位真的当时不知道手枪里有子弹,那么他恐怕就会作为嫌疑犯被带走了。

夫人     原来如此。

警2      你们儿子最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夫人    他并不跟我们住在一起。

警2      这样啊。他有女朋友吗?

夫人     诶?

警2      先从他周围的人调查起会更好。

夫人     我去找找电话。

警2       麻烦您了。

夫人     给。

警2      谢谢。警官,先给她打个电话?

警1      可以。(对夫妇)请问,她怎么称呼?

夫人    她叫小丽。

警1      好的。

[电话铃声]

[舞台左](小丽上)

小丽     喂?

警2       你好。是小丽吗?

小丽     你好,我是。请问你是……?

警2       啊,我是X警员。

小丽     (捂住话筒)警察?该不会是……(对着话筒)请问有什么事吗?

警2       啊,你男朋友他……

小丽      我们分手了。

警2       什么?什么时候?

小丽      上周六。我想这是我们两的事。发生什么事了吗?

警2       嗯。……他涉嫌杀人。

小丽     杀人?

警2       是的。你有知道什么吗?

小丽     唔……其实……我跟他分手正是这个原因。

警2       诶?这话怎么说?

小丽     他已经二十五了,他母亲要他自己养活自己,断了他的生活费。我觉得他母亲做得很对。但是他却心生恨意,还说他妈太碍事,想……想杀掉他母亲。我觉得他太不上进,而且内心太阴暗,就提出了分手。难道,难道他母亲……

警2       不不,他母亲活得很好。我了解了,如果以后还有问题我们会再来问你。

小丽      嗯,好。

(小丽下)

警2       看样子您儿子对您断了他的生活费心存嫉恨。真的打算杀你。

(夫人沉默不语,微微啜泣)

警1       那么,你们可以提供一下你们儿子的信息吗?

先生     孽子啊,孽子。

警1       先生?还是交给我们来处理吧,我们会做出公平的裁决。

先生     犬子名叫,周旋。电话号码是13901234567。

警1       什么?

警2       叫……您儿子叫周旋?

先生     是啊,怎么了?

警2       天啊。

警1       是这样。嗯,死者的名字,就叫周旋。

先生      什么?

警1       您儿子,周旋,因为母亲绝了他的生活费,他起了杀心,知道父亲有拿枪恐吓母亲的事情,就在枪里装进子弹。按他前女友的话来说,就是上周六。等到今天已有一周时间,但母亲迟迟没有死去。他等不下去,就自寻短见,挑在了父母住的地方。本来他不会死,因为十楼施工队搭了防护网,不巧,父亲和母亲吵架,父亲终于开了那一枪。讽刺的是,他借刀杀人不成,最后却还是杀了自己。

先生      他……还是,自杀?

警1        嗯。

[长久静默]



第三场


周旋       生活毫无希望。碍事的人迟迟没有消失。该死的!这样乏味的日子,还是早些结束。我自甘堕落,我用死逃脱,别想教训我,别想限制我,休想!从十三楼跳下去——碰——应该是必死的吧?我死了。我的头颅中绽放了一朵鲜红的花,血液的温暖随着知觉的丧失而冷却。谁杀了我?我自己吗?是你吗?你吗?还是你?我死了。我的确是死了。还是我杀了我。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