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和尚

一个思念成疾的、悲观的理想主义者。
http://weibo.com/u/1953200961

©喵和尚
Powered by LOFTER

我害怕幸福——关于《柔软》

所谓廖一梅悲观主义三部曲的收关之作,所谓震撼,所谓争议,这些都是让我这个在武汉这没有被剧组临幸的地方的人 分外期待的理由。在最初就料到言辞尺度或许有些不易接受,捧起那本外观被染黄的书时就能相对淡然。

从恋爱的犀牛到琥珀,甚至是悲观主义的花朵,廖一梅谈论的爱情总能把人心里埋的爱情连根拔起,扯破你的心脏让你疼,让你一面疼一面癫狂绝望地还想把心分的更细腻,剖出来瞧个明白。我爱你爱疯了,爱崩溃了。敏感的人能从她那里找到共鸣,一个伶牙俐齿却沉默着的人,尤能。这是我喜欢廖一梅的理由;她从不擅长讲故事,情节甚至算是平庸,但那显得矫情有些作的文字,却讨喜的不得了。就是因为夸张矫情,我们沉默隐密不言的东西被她挖出来表达时,才有惊心动魄的美。

但是《柔软》,她试图去改变。

大段学术性语言,赤裸裸的抛出一些粗俗的词语,企图去深究哲学提升高度,在我奋力期待华丽的地方却只有直白的肮脏。看剧本的时候我身体极度不适,反胃,可能比起直白的描写污秽,我更希望它披上华丽的衣裳,至少大多部分披上,例如三岛由纪夫。

廖一梅在努力了,用脏词也有了新的突破。

《柔软》是她故事编的最好的一个,尽管依旧是破碎的情节,但再也不滥俗了。结尾我尤为喜欢,但同时也暴露了廖一梅唯一擅长的事情:谈论爱情。《柔软》里的哲学探讨实在不是廖一梅擅长的事情,也驾驭的不好,她甚至为此丢掉了她曾经辞藻的妖艳与矫情。她没必要羞于此的,岩井俊二也是文艺到矫情的典型,但触动人心,不让人觉得讨厌。不是通篇的脏话就能改头换面寻求深度表达愤怒排遣悲观。

我只想说,把那些矫情的句子还给我。

对《柔软》整出剧的感觉,只能说不愧是悲观主义三部曲的完结篇,悲观到只觉身处地狱之火里躁动不安,又孤独。人这一生遇到性、遇到爱,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在这样孤独的介质里,我们遇到彼此了吗?我们颠三倒四,性别模糊,绯闻缠身,我们一面讨厌孤独一面享受孤独,因为孤独永远不会让人厌倦,你对它有敬畏之心,它便永不乏味。

那幸福呢?幸福总是乏味的,我可受不了幸福。我们在忍受不了甜到发腻的幸福的同时,一面嫉妒幸福。

 

配曲为蔡琴的《火舞》。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