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和尚

一个思念成疾的、悲观的理想主义者。
http://weibo.com/u/1953200961

©喵和尚
Powered by LOFTER

生而在世


生而在世,我很抱歉。

让这句话有名起来的是《令人嫌弃的松子的一生》。歌舞升平的诙谐竟然在讲述一个凄凄惨惨的悲剧故事。当松子在斑驳的砖墙上写满了“生而在世,我很抱歉”的时候,叫人直有一种失落,仿佛那卑微而小心翼翼的对不起是一句酷刑。

这句话,是太宰治说的。同一个人,却在死时说,“不要绝望,就此告辞。”

——————————————————————

必修课必逃,选修课选逃的状态真是危险。周五选修课终于是按捺不住上台发言讲太宰治了。

可能是他的颓废太合我胃口。人长得又帅,还有一点孤独幽寂的情绪气氛,又有才华,动不动就要跟女人殉情。你看看。

为了演讲,之前一有空就会去想一个人究竟是如何才会去自杀五次。

终于在这寒气肃杀的季节里,手捧一杯热腾腾的桂花糊米酒,走向教学楼的路上,望着左侧灰蒙的田地和污秽的河水,开窍了。

他在表演吧。

如果悲伤无人观赏,有什么意思呢?没有人理解我我被世界冷落,我甚至没有做人的资格。我可不想被世人耻笑孤独,所以我要和女人情死,死在女人的怀里,拿红线把我们的躯体绑在一起。这真是再容易不过了。

又胆小,又想证明自己,碰到棉花都要被伤得流血。

在我讲完《人间失格》之后,课堂上有同学提问,那你觉得作为一个人的资格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真厉害,我着实愣了。

然后我说,会同流合污,会妥协,不会觉得格格不入,能活得如鱼得水的。简而言之,有正常三观的人。

老师说,这是个好问题,不是个好回答,但他倒也没怎么回答。

这两天我再回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却惊讶自己并没有什么想法改变。正常三观当然不是一个具体的教条。可能是我给“合格的人”定的标准听起来太刺耳,太恶心太脏了吧,让老师觉得不自在起来,只好责备一通。

对于一个说“太宰治一生都在反抗,以死反抗”的老师,我无话可说。

太宰治不会乐意听到别人说他勇敢的。他写:我向神发问,不反抗何罪之有?他喜欢别人说他懦弱,因为他正是用懦弱迎合世界,扮演一个小丑。他的死是怯懦的,是要女人的体温的。他害怕生,生比死可怕多了。

既然生这么艰辛,这么孤独,没人注目,那就表演自杀的戏码好了。

活着,真对不起。

—————————————————————————

最近电脑从上铺的被子上落下来,液晶屏摔得粉碎。我把自己的积蓄和生活费全都搭进去,好歹是没找朋友借钱。

剩下的大半个月是真正的身无分文,今天还让父亲帮忙充了话费。顺便赶紧拿家里中百超市的卡买了些燕麦片,准备带去学校。

公交车上遇到这样一幕:一个六十出头的老人上来,看了看司机,突然高兴的说,是你啊。两人偶遇,就聊了起来。那个叫梁光辉,还是梁光永的,对对对,去世了。你记得某某么,他经商不错呢。我?我退休了。某某会什么,啥都干不好。某某的女儿买了套新房,分给他住呢。活着啊⋯⋯

老人手里的塑料袋里是两盒药,我很想看清是什么,但车太晃动了,太嘈杂了。

活着啊⋯⋯究竟怎样呢。


评论(4)
热度(17)
  1. 亦庄老徐喵和尚 转载了此文字
  2. 亦庄老徐喵和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