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和尚

一个思念成疾的、悲观的理想主义者。
http://weibo.com/u/1953200961

©喵和尚
Powered by LOFTER

很久没写了,博客和日记到底还是不一样的东西,整天抛些穷酸词句也是浪费春光。可能这是为什么很多人选择用影像或者绘画来表达。我关注的博客基本也都是摄影插画类。
生活已经沉重繁琐、放自己一马吧。
个人生活也没什么好曝光,就说说刚看了的电影《悲惨世界》。
说这个片子是为了思考一下感化和救赎。
雨果的原著我是初一看的,可惜到现在只记得个轮廓大概,所以以我模糊的记忆,新版悲惨世界电影是很好继承了原著情节的。
很多人熬不住,觉得拖沓难看,有些客观因素,诸如你说它音乐剧吧、没舞蹈;你说它歌剧吧、又有几句念白。歌也不够好听,再来就是雨果极其浪漫主义的温暖 神样的宽宏,这让当代人觉得稀罕而且如坐针毡。
「我们」已经不相信童话了。所以童话遗产永远是安徒生格林的特产,偶尔说说王尔德,但那些越来越被视作小说而非童话。
《悲惨世界》里的冉阿让是曾对生活丧失信心却奇迹地宽容悲惨的人间,重拾斗志,从占有欲中解脱无私爱人的明媚之人。宽容成就了剧中几乎所有人的幸福,并成全了看客(书或电影)对人性善的期待。

可是容我说句不中听的话,我是爱路西法的人。复仇伴随着哥特式阴郁而鲜艳的美感。在我吼出的种种关乎慈悲的口号背后,我很清楚这只是我对善的期待,我并不笃定善的存在,生命的艰难也是事实,可我不可以抹杀希望,这导致了自欺欺人,同时这种自欺欺人与本心对路西法的喜爱矛盾。通常这种幻想的善极度脆弱,极易被戳破让人悲观;也极易修复,再度履行幻想的职责。
曾经有朋友,我一个不开心到现在都没有理睬。最近发生的一些琐事却让我经常思考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我一面要有骄傲有骨气继续不理;我也一面认为我没有好好珍惜友人觉得可惜。时间就在犹豫的当口哗啦啦的流。
同看此片的人看后总结发言:一点都不悲惨嘛。
君不见所有人生都潸然泪下,谁的生活不艰辛呢。难道,有了大人大量的宽恕,就真的可以不「悲惨」吗,我不知道。我亦不知道如何得到救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