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和尚

一个思念成疾的、悲观的理想主义者。
http://weibo.com/u/1953200961

©喵和尚
Powered by LOFTER

善良的少年

下雨。因为懒,没带书包没拿伞,不幸雨愈发大了,等校车的几十米队伍变得愈发难熬。突然听到雨滴被拦截的击打声,惊抬头,竟然有人不声不响地给我撑了把伞。

谁呢。我琢磨着。

回头一看,陌生人,不认识,赶紧又把头扭回去,垂着脑袋抓手袋。该说句谢谢吧,人家没义务给你打伞啊。怎么就看人家一眼直接沉默呢,可又有点不好意思不敢直视。这破别扭劲。这么神经一打结,时间一过,更不好意思再回头说甚么了,一路无言。

这时来了一讨钱的老人,一身雨水,手里捏着一个塑料碗,和一张寻人启事单。没人给钱,多半也是假的。我该不该施舍呢?我得到了帮助,哪怕这是骗钱的我也算是有了相应的给予?或者我需要给身后善良的小伙证明,你帮助的人也是个善良的好人?

正想着,身后伸出一只手,给了两块钱。

我立即转身,笑着说,你真是个好人。再三言谢。然后二人愉快地一起上了校车,攀谈起来。因为他这种人,我的悲观才有救赎,我才总能大喊世界真美好。从助人为乐到人情冷暖世态炎凉,随便扯扯,交个朋友。我再告诉他,我会把这个故事写成文字。

邂逅成就了日后长久的友谊与精神慰藉。

故事本该是这样发展下去的。可是——

我并没有转身,我只是想着上车的时候一定要感谢他。当我踏上校车后,因为人满,门却关上了。活动缩门外是少年举伞的身影。我应该对着玻璃门呼出一口气,然后用手在一层水气上写下反过来的“Thx”。

本该以这种浪漫的方式去完成这个结尾。可是——

我甚么也没有做。少年的身影慢慢移出了玻璃门的取景框。

 

————————————————

以上故事半真实半虚构,因为实情是我上校车前都没有说话,两人一起上去后,方才小心翼翼地说了句“同学谢谢”。他答“没事”。然后我们就再没有说过话。

评论
热度(1)